旧文重读:P J Carlesimo在2013年回顾他与La

leixue 有趣生活 2020-07-14 阅读(390) 评论(75)

旧文重读:P J Carlesimo在2013年回顾他与La

本文发表于2013.03.19,文中时态均取自于当时的时间

作为一名不情愿的受害者,篮网代理总教练P. J. Carlesimo并不希望他是因为1997年12月与拉特里尔-斯普雷威尔的事件而为人知晓,但他一直都和斯普雷威尔攻击勇士总教练的事件联繫在一起,而且这个话题还持续发酵。甚至在15年之后,你得好说好商量,才能让当年在OnHoops.com撰写事件评论的十七岁的凯利-戴耶,在他三十二岁当上两个孩子的爸爸后,还在网上大量地複製自己关于这件事的文章——这件同时关乎攻击者和受害者生涯低谷的事。

斯普雷威尔在充满悔恨地拒绝了灰狼2005年给出的合约后,就离开了联盟,几乎没有接受过任何关于那次冲突的採访。我们也不去责怪他。这就像他引人注目的职业生涯中一只黑色的眼睛,看着这位全明星以意志坚定又激励人心的打球方式辗转于三支球队之间。即使他不在记录中,他也在记录着自己。

儘管卡列西莫可能并不喜欢回答关于这次事件的问题,他近期还是对YES Network透露了一些东西(由Nets Daily转录)。问答如下:

(当斯普雷威尔掐住他的脖子时,他的第一反应是什幺)更多的是惊讶,而非震惊。我要再次强调,当时有很多人在场。你知道,那是一次练习,很多事情都会发生。但是并没有什幺导火索。所以对我来说更多的是惊讶。(被问到他是否认为自己处于危险中)没有,并不是那种境地。(他是否对斯普雷威尔在事情发生20分钟后又返回训练场感到惊讶)是的。(被问到他和斯普雷威尔之间出了什幺问题,如今这是否还在困扰着他)不,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我不确定,但是……有些事情刺激到了他,他就做出了那样的回应,后面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觉得对于不了解篮球的人来说,这就是他们唯一知道的。就像如果有人提起我俩的名字……他们会说,「哈,就是这两个人,我知道。」在这里(纽约地区),如果你提到我的名字,人们也许会联想到西东大学。如果你在西海岸那边提到我的名字,人们会联想到勇士或者拓荒者。

那次事件是否带有种族主义意味?

不不不。你知道,人们总是会看着这件事然后说,「看,一名黑人运动员,一名白人教练。」,不,我认为不是这样的。当时联盟里面有很多球员和教练都立即站出来说到,「等等,不要参杂一些不存在的东西进来。」这从来就没有任何根据。

你们最后平息下来了吗?

没有,说实话并没有。在这次谈话前PJ指出在冲突发生前他和斯普雷威尔的关係谈不上有多好,但也不差。那种标準的球员和教练之间的关係只有在他们共事后的第二个月才会存在。

我们并不是要为斯普雷威尔的所作所为找借口,暴力从来就不是答案(除非是我在酒吧,而你对我老婆说了一些不合适的话),而他的行为完全是无缘无故的。自从那次事件后,这些年来少有报道的,是当斯普雷威尔决定对他的总教练进行两次不可原谅的攻击时,他究竟在想什幺。

当时金州勇士正在进行一场训练,而在那之前球队的战绩是1胜13负。球队自1993-94赛季以后就未曾进入过季后赛,而直到2006-07才再次尝到季后赛的滋味。之前两个赛季的球队通过乐透签位摘下的是托德-福勒(在科比-布莱恩,斯蒂夫-奈许和杰梅因-欧尼尔之前)以及阿多纳尔-福耶尔(在特雷西-麦格瑞迪之前)。而在1994年跟斯普雷威尔一同进入季后赛的队友,包括克里斯-韦伯、克里斯-穆林和蒂姆-哈达威,都被毫无回报地交易离队,留下的只有尚未找到NBA比赛状态的唐耶尔-马绍尔。

在这之前,令人尊敬的总教练里克-阿德尔曼在休赛期被管理层解僱,因为管理层认为他能够带领球队现有阵容进入季后赛,然而最终却失败了。阿德尔曼离开后,卡列西莫(带领拓荒者挣扎于季后赛边缘)来到了湾区。拓荒者的后卫(也是斯普雷威尔的好友)以赛亚-赖德据称曾警告斯普雷威尔,说卡列西莫天性好斗,这也是你不应该把以赛亚-赖德当作好友的原因之一。

所以在1997年秋天最先来到训练营的是卡列西莫,而不是斯普雷威尔。在十二月初,斯普雷威尔深感挫折。那时候,球队1胜13负,在14场比赛中只有两场得分过百,而其中一场还是延长。他是那支稀烂球队里面最好的球员,而这支球队赛季后期的表现却在得到贾森-卡菲后大幅提升。是的,贾森-卡菲。

在球队的一场练习中,斯普雷威尔与马格西-博格斯(不是要轻视马格西-博格斯,但是……马格西-博格斯)的传球训练中遇到了点麻烦,他丢球了,而P.J-卡列西莫则要求他在传球的时候要集中精神,不要到处看来看去。

我不是在给斯普雷威尔找借口,我只是在指出他在1997年十二月份时可能处于的状态。斯普雷威尔攻击了P.J-卡列西莫,这是无可辩驳的。而一段冷静期后带来的却是更多的愤怒与焦虑,使他回到训练场并再次拳打了他的教练。这无论如何都是错误的。

在与YES的採访中,卡列西莫指出,儘管在那之后他们之间进行了一些「友好」的交谈,但斯普雷威尔并没有直接向他道歉,不过他觉得这样也不是问题。可能他再也不想要注意到斯普雷威尔,但也有可能是他知道当时面临的困境:一支在十二月初还是乐透水平的球队,在四个半月的时间里还有68场比赛要打。

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如果双方同意的话,15年的时间足够双方找到合适的机会坐在一起,进行一次有趣的採访或记录。但我觉得实际上双方应该都没有意愿来讨论这个糟糕的时刻。

 

本文链接:http://www.sb6692.com/info_254129.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